再到2016年圣诞节限量版“星辰”口红

 小家电     |      2019-03-07 23:17

  2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研究院、中国电子报社发布了《2018家电网购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家电网购市场增长平稳,B2C家电网购市场(含移动端)规模达到5765亿元,同比增长17.5%;其中,小家电同比增长39.5%。

  中国家电网购规模增速首次低于20%。其中,传统四大家电(平板电视、空调、洗衣机、冰箱)2018年零售规模为2085亿元,同比增长19.4%;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产品为2620亿元,增幅9.2%。

  2018年小家电人气高、销量爆棚,零售规模为1060亿元,首次突破千亿大关,增速更是创下三年来最高达到了39.5%。

  除空气净化器外,热水器、净水器、饮水机、洗碗机等市场规模较大的“小家电”在线上增长稳定,增幅保持在20%以上或更高;破壁机、蒸箱、咖啡机、电饼铛等传统生活小家电在线上的销量增长依然保持在30%以上;

  网红产品、网红品牌带动的手持式吸尘器、高端吹风机、扫地机器人的零售增幅达到50%以上;以及按摩椅、眼部按摩仪、美容仪、电动牙刷等更精细的提升生活品质类生活家电线%以上。

  很多人都会有印象的,2018年一篇软文一炮而红——戴森卷发棒。那段时间内,但凡是有关戴森卷发棒的文章都能取得较高的阅读量。

  全世界的爱美人士纷纷为它剁手。这款号称“神器”的卷发棒,不仅能够自动卷住头发,还有气流能帮你一边吹干,一边定型,不超过150度的高温,还能对头发的伤害大幅度减少。

  至今,即便很多人说戴森卷发棒不好用,在天猫的戴森的官方旗舰店,售价3680的卷发棒月销依旧大于4000。戴森在中国,是一个网红品牌,有着不止一款的网红产品。

  以上海家电网购市场网购销售额TOP10为例,有四款空调(三款格力、一款美的),一款戴森吹风机、两款戴森吸尘器、一款米家扫地机器人、一款林内油烟机、一款西门子空调。值得注意的是,戴森吹风机和戴森吸尘器分别占据了上海TOP10榜单的第一、三、五名。

  网红有很多种,在美国,网红按粉丝数量被细分为5个层级:“偶像网红” Icon、“先驱网红” Trailblazer、“普通网红” Influencer、“小微网红” Mirco-Influencer、“超微网红” Super micro influencer。在中国,我们往往习惯以网红专注的方向或者输出形式进行划分,视频搞笑博主、美食博主或者生活分享博主等。

  不过现在,所有的网红都被“简单粗暴”地分成两类,带货的和不带货的。这种分类方式受到到网红、粉丝、品牌主和平台的共同认可,它如此直接地体现着一个人设的商业价值。

  2018年9月9日,京东联合微博为9月9日京东秒杀狂欢日举办了“谁是带货王”的活动。京东宣布放出百万悬赏,寻找“京东秒杀带货王”,9月9日24点,9.9京东秒杀《谁是带货王》挑战赛落下帷幕,线天,头腰部红人、新兴博主总计参与量超20万人次,全网曝光量超过11亿人次,创造了线亿人次、原生优质视频播放量超4600万的卓越成绩,塑造了微博历史上红人经济的一个奇迹。

  淘宝女主播俩小时“带货”2.67亿。去年双十一,阿里巴巴实现2135亿元的交易额,女主播薇娅的“战绩”也十分惊人。11月11日零点之后开播的两个小时里,她直播间的销售金额达到2.67亿元,加上后来的13个小时,全天直播间销售金额超过3亿元。这样的成交量,已经可以与优衣库等知名服装品牌旗舰店比肩。

  前几年,品牌主们应该早已习惯人们的消费选择越来越被网红所影响的事实,而近一年来,人们更切身的体会应是,我们的消费选择基本快被网红所决定,消费路径中的种草、做功课(比较)、点击购买的环节,都有网红参与的身影,一次网红营销拯救一个品牌销量的商业传奇越来越多。

  从2013年上海南京西路商圈的伊势丹百货的一家直营专柜开始,在欧莱雅中国的主导下,YSL圣罗兰美妆重新布局中国市场版图。

  在线月正式入驻天猫,并从入驻前几个月前就开始封杀假货水货。入驻当天的销售数据非常亮眼,不到半天时间销售突破3000万,累计涨粉110万,直接刷新比其早一些在天猫开店的纪梵希和M A C。

  显然,YSL美妆在中国真正开始火起来,正是从它重返中国市场的这五年开始。

  从2014年52号“星你”色的走红,到12号“斩男”色,再到2016年圣诞节限量版“星辰”口红,YSL唇膏产品当时在中国年轻女孩群体中的火爆程度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现象级,YSL12号“斩男”色的地位至今在全球唇膏之林仍屹立不倒,“星辰”口红不仅霸屏朋友圈,更因在中国市场晚上市两个月而一度造成海外市场屡次断货。

  2016年10月,YSL推出当年圣诞限量星辰口红,10月18日左右,公众号“女神汇”发布了一篇名为《叫男朋友送YSL星辰,他是什么反应?》的10万+文章,在朋友圈疯传,字里行间里传达一种“爱我就给我买YSL星辰吧”的新型秀恩爱方式,引来不少大号都跟风转发调侃。而作为传播核心的YSL星辰,则在这场热潮中零售价一涨再涨,从官方定价37美元(约244元人民币)到代购价500多人民币,因为中国上市时间晚了近两个月而一支难求。

  这篇文章成为品牌在中国爆红的导火索,自此之后,不仅年轻女孩们纷纷把“让男友为自己买一支YSL”当做当年的圣诞节心愿,男生们也就此得到一个信息——“YSL就是女孩子们最想买的化妆品”。这样一来,它突破了以往品牌“传女不传男”的闭环,成为全民传播的对象。

  KOL(Key Opinion Leader)的安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消费者的决策。粉丝在选择关注的博主时往往是和自己审美趋同,但又稍微高出一些的,属于跳起来就能够得上的水平。

  这其实是一种消费模仿心理。人们在追求“与众不同”的特性同时,也需要融入圈内的“社交货币”。社交货币的观点认为我们在社交媒体上讨论的东西代表并定义了我们自己,所以我们会倾向于分享那些可以使我们的形象更美好的内容。

  粉丝经济、网红经济的出现绝非偶然,而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是人们在碎片化时代下对泛娱乐化生活需求升级所催生的现象产物。

  从市场前景上看,在数字化、电商与社交媒体正逐渐改变消费者行为与生活习惯的今天,红人营销(Influencer marketing)已成为全球营销界都广泛关注的线年,全球红人营销的市场规模将达到50亿至100亿规模,Facebook、Instagram等国际知名社交媒体平台如今在探索的便是如何将优质内容与受众更为双向、且更具有互动性地结合在一起。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