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回收利用体系率先在北京试点运行

 家电展示     |      2019-02-08 15:29

  315期间,各大家电销售企业、电商平台纷纷拉开了销售战,新机销售比拼下,还有更多增值服务的较量,服务战也随之而来。天猫宣布物流提速、苏宁推出“30天包退365天包换”等46项服务承诺、京东公布36项服务明细。从价格到服务这场高维度战争中,旧家电免费上门回收最能赢得客户认可。但问题来了,战火中谁能有多余的精力去真正实现旧机回收方服务,旧家电回收最后一公里,究竟有谁来做?

  爱博绿收收借助互联网优势,发挥众包模式的长处,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完善的OMO回收网络,成为国内首家互联网运营回收平台。为生产、销售企业提供规范、低成本、高效的第三方回收服务,为旧家电回收最后一公里和旧家电回收百公里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我国以四机一脑为主的家电产量达5亿台以上,每年的理论报废量超过5000万台,报废量年均增长20%,预计到2020年电子产品每年报废数量将达到1.37亿台。显然,回收家电成为了一个势必发展的朝阳行业,而这个蛋糕也吸引了众多企业来争夺。不仅包含以拆解旧机为主线的废弃电器电子拆解企业,践行生产者责任延伸政策下的家电生产企业,还有以服务赢得消费者、承担社会责任的线上各大电商平台和线下销售卖场。当然,还有最为底层的街边流动商贩为主力军的回收队伍。多渠道下的回收方式遍及全国,焦点还是在货源上,在这场争夺战中,谁能真正解决消费者旧机回收的难题呢?

  拆解企业以自建团队或委托第三方回收服务商的方式,在全国旧货交易重点区域蹲点回收,抢占大宗市场货源渠道。由于建设和运营投入大、物流成本高、推广难度大,又受到回收成本、业务重点、经营方向等综合因素影响,目前回收渠道无法再向前延伸,暂不涉及C端的直接回收。拆解企业自身定位决定了他们回收体系是为自己企业服务,受定价机制,物流半径,回收品类,销售品类的限制,收废品的货场很难仅仅靠企业需要的品类来盈利,而庞大的消费者市场各色货品、零星分散的现状也不能满足拆解企业百万拆解量的“规格”旧机指标。靠拆解企业解决消费者回收难题,有难度。

  相比拆解企业,家电生产企业、销售企业和电商平台则具有旧机回收的先天优势,结合新产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或平台销售数据即可获得关键信息,一方面锁定客户消费信息及后期服务信息,一方面可利用大数据来改善用户的使用、更新、淘汰的体验,不难获取一手信息源,再加上商家推出的“以旧换新”、“折价抵新”等活动不少,回收信息不难收集。但正向物流与逆向物流还是有所差别。只做配送、安装还尚且能分工完成,如加入回收、拆机,要么增加团队独立运作,要么增加现有团队的业务量,还要考虑回收规范、定价规则、回收品类分类等业务细节,回收后存储带来的库存压力和管理成本等等。在效率当先、精准分工的今天,显然这都不是最佳方案,从现有涉及回收环节的企业来看,京东、天猫、苏宁、国美的回收之路都以第三方合作方式为主,回收的现实问题不难折射出这样的一个结论:这些看似赢在起跑线上的企业平台在回收领域并非特长之处,自建回收体系多是 “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能忽略的流动回收大军,主要以不稳定的回收信息,走街串巷随机回收。他们虽是最基层的回收人员,是真正面对消费者的第一道环节,但也存在着价格谈不拢、挑肥拣瘦、消费者不信任、回收成功率低、因形象问题环保问题而回收受阻的现实问题。再看这样的一个团体,多是自由散漫的个体,缺乏正规管理、行业规范和服务意识,很难去承接整个消费者市场的旧机回收业务。

  2016年底国务院印发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明确生产企业可通过自主回收、联合回收或委托回收等模式,规范回收废弃产品和包装,直接处置或由专业企业处置利用。产品回收处理责任也可以通过生产企业依法缴纳相关基金、对专业企业补贴的方式实现。

  这也明确了生产企业并不一定需要亲自做回收,而是可以通过联合回收、委托回收的方式践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从而一定程度上节省人力、物流方面的回收成本。举一反三,不仅仅是生产企业,整个行业其实都可以尝试此类方式,这让“回收简单点”也成为了可能。

  回收市场的特殊性需要专业的回收企业或平台来解决。这不仅取决于行业细分的市场要求,同时也是回收行业专业运作的必然选择,即:行业需专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尤其是互联网包围的今天,实在需要一个强大的互联网+回收企业,以专业分工及市场特色运作模式突破困境,为各个回收需求的客户提供精准的专业回收服务。

  对于生产企业来讲,在政策引导下更希望有专业的团队做专业的回收,实现双赢;拆解企业则可以更多注重回收市场监管和货源调配、物流优化,节约成本;销售店面或电商平台同样可以将社会责任践行到底,将服务深入人心,做好品牌植入和销售业绩提升的共赢局面;流动大军则可以在正规机构下进行资源整合和业务规范,发挥自身优势,强化回收能力和服务品质。这些都可以通过第三方专业回收团队或平台实现,用深耕细作的回收专业水准,最终达成消费者、第三方回收、有回收需求的各类企业三方互利、事半功倍的效果。

  信息提供者可以在爱博绿收收平台提供回收信息,提供的信息越多赚钱越多;回收群体下载爱博绿收收APP,在线接单。不用风吹日晒的蹲点,不再担心每天没有货,随时随地地接单回收;为生产、销售企业提供“以旧换新”和逆向物流服务,提供专业的回收上门服务;为拆解企业提供稳定的货源,众包回收货源来自消费者,覆盖全国回收范围回收量庞大。

  2017年12月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北京市商务委员会、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四部门印发《关于开展北京市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新型回收利用体系建设试点(第一批)的通知》,通知公布了第一批13家试点单位名单。新型回收利用体系率先在北京试点运行,创新合作的回收模式拉开大幕。

  创新模式下,回收环节要紧密扣紧,串联整个回收产业链不放松才能实现高效率的回收模式,这是需要多方配合和努力才能达成,涉及信息传递、系统交互、回收流程、服务标准、环保处理、回收追溯等多个环节,爱博绿收收OMO平台打通所有回收环节和逆向物流服务,整合行业资源信息。

  信息化的对接是业务合作的关键所在,利用互联网技术,将不同平台间的系统互通,数据共享,订单同步管理,流程可见。实现了系统对接和同步响应机制,真正做到订单及时通知,锁定定位后第一时间匹配回收人员,真正提高回收效率,做到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双向监管,保证回收不脱节。通过爱博绿收收平台的系统管理、规范业务流程、优化合作细节、布局全国回收网点,让回收更接地气,给消费者带来便捷又省心的上门回收服务。